小伙子现在恢复得还不错

2020-04-06 04:30

“你想爸爸妈妈了?希望过年前能找到他们?”听到我们的问话,小张重重地点了点头,眼睛还泛了红。刘大哥说,“看这娃娃还这么小,这么长时间没和家里人联系,他父母肯定很着急,春节就要到了,大家帮帮他,让他能早点和家里人联系上,即使是在病房,大家也能团聚在一起过个年。”

眼看年关将近,不仅这个小伙本人着急,医院的医生也很着急,因为小伙子不能说话,不能写字,他的身份成了一个谜。所以,我们在医院的病历本上只看到他仅有的一点信息,男,21岁。

一间病房好几个病友,看到其他病友都有家人照顾,小张心里多少有些难受。现在眼看就要过年了,小张更是想家,但是,他虽然能记得自己的身份,却记不得家人的电话号码,无法联系。

“你家里有姐姐吗?”小伙子点头。“有哥哥么?”他继续点头。“父母在重庆吗?”这次小伙子摇头。就这样一问一答的方式,渐渐大家知道小张来重庆已经好多年了,是和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合租在一起,他的身份证等有效证件都放在租住房里。

九龙坡区,21岁小伙子因车祸后不能说话,用双手比划自己的年龄

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我们询问小伙子,他有气无力地抬起手,右手伸出两个指头,左手伸出一个指头。21岁,这是小伙子唯一能告诉我们的一个关于他的信息。

家里有哥哥姐姐

能帮这个孤单小伙找到亲人吗

刘大哥告诉我们,小伙子现在恢复得还不错,每天吃三顿,下午还要吃点水果,目前他的右腿还不能动,只能躺着不能坐立,双手可以活动却不能写字。我们在小伙子那本写着“无名氏”的病历上看到,小伙子的初步诊断是原发性脑干损伤后意识障碍,气管切开术后,肺部感染。

去年12月28号,小伙子被转到九龙坡区第一人民医院继续治疗,但由于气管动了手术的原因,他不能开口说话,而且小伙的伤势太重,手腕也没有力气写字,所以关于他的身世也一直成谜。

同病房的病友家属告诉我们,刚开始大家都不知道小伙子的姓氏,后来有一天大家从手机里翻了一些“姓氏”出来让小伙子看,最后小伙子的手指落在了“张”这个字上,那么他又是住在哪里呢?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,又有人翻了地图出来,“最后他指着南充,我们初步断定,这个小伙子应该是姓张,四川南充人。”

姓张,21岁,南充人,

4个月前被撞伤势很严重

“当时撞到你身上哪里了?”我们问小伙子,他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表示撞到了头。“这些天是不是刘大哥在照顾你?”小伙子微微笑了一下,点头,还伸手去握看护刘大哥的手,也许他在表示对刘大哥的感谢。

如果有知道小伙子情况的市民,也请和我们联系。

一把钥匙、一个火机、一包烟

究竟这个小伙子是谁?为了弄清楚他的身份,刘大哥和同病房的病友时不时也和他聊天,不过都是大家问,小伙子以点头摇头回答。

快过年了

昨天下午,我们在九龙坡一院住院部找到这个孤孤单单躺在病床上的小伙子。因为动了手术,他现在还不能说话,只能通过吃力的比划、简单地点头摇头来和我们交流。

他,短发、大眼、薄嘴唇、方脸,躺在医院近4个月,没人知道他究竟是谁,包括他自己。

“好几个月了,警察、医院,到处都在找他的家人,但是找不到。”小伙子的看护刘大哥告诉我们,小伙子是3个月前被送到西南医院的,当时他在中梁山过马路时闯了红灯,被一辆大车撞倒,伤势很严重,在西南医院治疗了好久才脱离生命危险。

现在知道的信息:

听刘大哥说,事故发生后,警方介入调查,当时只在小伙子的身上发现了一把钥匙、一个打火机、一包宏声牌的香烟。除此之外,没有任何可以证明他身份的物件。

刘大哥说,虽然大家了解的信息不多,但和半个月前相比,情况好太多,“只有多一些信息才多一些找到他家人的希望”。